无效格式化

一口干水井
理想:()

温习吃货漫画感想(二)

从第四卷开始。到第七卷白发金木。
——————004卷——————
第四卷一开头就有英出场太棒了。
金木去医院复查,向嘉纳/医/生打听利世的家人,因为利世的内脏移植在自己身上,他想到了利世的家人应该会怨恨他。和过去只是恐惧排斥利世的态度相比,金木确实已经有所改变了。
总觉得他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把话说了出来……英说“当然会怨恨了!”但是却指着新闻,说的是新/闻里喰种犯/案的事情。有种转移金木注意力的感觉,成功声东击西之后,自然就会开始讨论新/闻里的事情,金木也就不会继续为利世可能存在的家人而烦恼。记下这个技巧,嗯。原来英是通过这样的办法让金木不闷在自己的世界里的。
其实英已经听到“喰/种”这个字眼也说不定,但却若无其事,因为照顾到金木的心情,觉得没有在一个好的时机里不适合提这个话题吧。
英给新闻里犯案的喰/种做侧写,猜测对方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报复,真正的目标不是草场而是真户吴绪,杀草场的不是雏实,兔子和雏实不是一个人。真的全中。还拿到了搜/查/通/缉/令的拷贝。哈哈金木的表情,瑟瑟发抖,啊啊把金木揭到底儿掉吧英!
(此处要加一张图)

——————
金木对英的敏锐感到畏惧,想起了西尾锦对英的评价。金木重新认识英一样,站的角度和原来不一样,发现了英让他踌躇的地方。
就像认识到过去的自己原本没有注意过的软弱的部分,排斥自己的软弱。
他已经完全进入喰种角色。
这种心态转变影响到的就是他对英的看法。英能够代表他过去的生活,看待自己的目光发生转变,等于看待英的目光发生转变。
在金木的潜意识里,自身的软弱无法应对现在的局面,所以才要远离过去的自己,英的敏锐可能会让英变成扑火的飞蛾,可能(自己毁掉英)会完全毁掉想要保留的心中的净土(迦南之地),才要改变对英的态度。
这仅仅因为英是人类,和过去身为人类的他密不可分。就像喰种食人所以被当做非人一样,在当下的世界必须如此,无可奈何。
怎么思考也无法将英和金木两个分开,金木很自然地就把英摆在了“另一个自我”这个位置上。

英虽然小说念不下去,但是和推理、心理学有关的书就没问题。

《小仓久志的喰种解析新书》里提到3区戴小丑面具的集团。

英很容易受到周遭影响,进而尝试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个是金木的看法。

因为英想要调查新闻里“女儿”的事情(说的应该是新闻曝光的母女喰种中的女儿,也就是雏实),金木很激动地劝说他太危险了。
“不要这么做,算我求你了……”金木心里的声音有种越来越小越来越委屈但是很坚持的感觉。
话说他们原来是在阶梯教室里上自习?

金木觉得英都能推理到这种地步,搜查官可能会推出来更多,必须要提醒雏实小心了。这里感觉英其实是通过这种方式提醒金木。
总觉得目前的英其实已经差不多清楚金木身上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了。说不定也会进行小心的追踪,他本来就知道金木的住处,金木的行动轨迹应该是瞒不过他的。为了调查而做的事情多到旁人没有办法梳理,因为人类身份的限制,有些场合不能直接去接触,要绕的路多得多,而这一切,金木一直没有发觉过。

——————
亚门钢太郎与金木一战被驱逐的事情影响还挺大的。店里的喰种客人和金木打招呼,古间圆儿第一次和金木说话。
店长也说,“身为人类的你,为了保护喰种挺身而战,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本来应该是我……不,没什么。”店长这里的感慨,有点意味深长。
想起后面,芳村店长向金木隐瞒利世死亡真相的事情。芳村店长虽然看上去笑眯眯最好说话。

雏实去了董香家。

——————
英独自在自动售货机前,尝一罐咖啡,“…………好苦啊”。
呜呜呜这里我什么都不想评价了。

——————
董香的学校是青巳高等学校。去CCG提供假情报时说的是另外一个学校。
董香的心情都会直接表现在脸上。看来是完全不擅长隐瞒情绪。
英反而意外地擅长?或者说,因为总是一副看上去精力投注在金木身上的样子,所以他自身反而变成盲点,连旁观者也一时之间无法确定他究竟有哪些细节特征可供探究?
是故事叙述角度的问题吗?围绕着金木,新涌现的角色吸引了注意力,英那边却渐渐转为暗线。

——————
努力吃下了依子招待的食物。就像呗说的,董香确实是一个努力家。

金木去探望雏实,在董香门前站了半小时。

无论看几遍,金木吃东西的时候那种细致的描述,都可以,让我,笑到冒鼻涕泡。

——————
月山习盯中的目标,翻窗入室也要到手(变态)

——————
金木觉得,不能控制的力量不如不用,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使用利世的赫子。

四方在这里开始训练金木,应该是已经接受了金木。
董香吃依子的食物导致动作变钝了。修改一到三卷部分说董香吃死肉导致实力下降的内容。

——————
现在金木在大学里是一个人看书了。英的身影突然从金木身边消失。呜呜呜

“当我感到艰辛痛苦的时候,给予我支持的就是大量虚构小说。”(“支持”和“逃避”是不一样的。支持让人有面对痛苦的勇气,逃避让人无法再面对痛苦。回想金木的过去,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性格真的非常难得。)
月山习用这个借口接近金木,正中靶心。金木目前接触到的喰种都太温柔太温柔了,所以,金木还没有了解到喰种世界的另外一面。月山习在这个时候,应该会让他回忆起刚一开始从西尾锦那里感受到的喰种世界的弱肉强食。

——————
因为太年轻所以不清楚独眼。也就是说,西尾锦、董香这个年龄,又生活在人类社会,错过了独眼风头最盛的时候。传闻中说的老头子指的是假装独眼掩护女儿的芳村店长吧,小孩子才是独眼。枭出名的时候也就是十岁出头,确实和系璃的评价一样,独眼作为混血有优势。

可见芳村店长在瞒着金木。利世的死根本不是意外,只有金木被蒙在鼓里。

系璃与金木交换情报。想知道利世是谁杀的,要用美食家所在的餐厅的情报交换。
餐厅戒备森严,系璃说自己的客人吵着想进去却没有门路。这个客人存在吗?会是谁呢?

——————
西尾锦空腹受伤被同类互喰。
金木在喰种们之间被传成杀了总部搜查官的眼罩。
金木打跑了喰种混混。

贵末知道西尾锦的身份。对金木来说这种消息应该让他非常意外吧。
贵末:“我只是刚好生而为人,所以能过着清白的生活。”贵末做好了成为西尾锦粮食的觉悟。
金木想:“虽然有些盲目,但这也是人类与喰种共存的形式。如果有一个知道一切又能全盘接受的人,即使自己的生命注定背负着枷锁,这仍会是莫大的救赎。”
金木喝了一口咖啡,心想,真好喝。
英觉得苦而他甘之如饴,这种区别,无形之中……金木明白英不是贵末那么盲目的人。更重要的是金木不想走到把英变成口粮的那一步。呜呜呜。

——————
金木被当做食物在喰种餐厅里。另外两个人都吃了饼干喝了咖啡,金木嗅出不对。
金木从美食编辑身上看到英的影子。
美食编辑死后他试图保护胖女人,胖女人反戈一击,胖女人被严格按照顺序的解体师先烤了。
月山习发觉金木在以最快的速度吸收书本里的格斗知识。
金木对付解体人的时候做得很漂亮。
金木虽然没有喝咖啡,但是餐厅里布置了毒气,让他逐渐中毒没有办法继续反抗。
A夫人的解体人被干掉之后,月山习用更优质的“宠物”赔偿A夫人,A夫人就没有意见了。

——————
小剧场知道了董香怕小鸟。

——————005至006卷——————
从喰种餐厅里逃出之后,金木在家里睡不着,住进了古董咖啡店。

金木第一次长出赫子的那一章,叫做孵化。《黑山羊之卵》的孵化。为了生存从壳里突破,从人的身体里孵化出喰种的力量?
这一章董香吃金木对付月山习,叫做受肉。重获人身干涉人界。董香吃下金木的肉,弥补身体?
下一章的名字叫黑羽。董香的赫子是羽赫。

——————
原本的利世在11区活动。

——————
铃屋偷了金木钱包后,在古董咖啡店里,金木和英坐在一起的时候说起了这个话题。现在的见面地点完全变成咖啡店了。

——————
CCG向11区(利世待过)和20区增援。

——————
这个被铃屋弄断的东西……铃屋是把袭击他的人阉了吗?或者割舌?还是什么身体里的组织?

——————
法寺项介和篠原幸纪都与真户吴绪搭档过,篠原幸纪是学院前教官。

泷泽政道此刻是一个像小狗狗一样的新人。非常敬仰有马特等和亚门的作风。去年以年度第二名毕业,和真户晓同期。

11区CCG分部已经丧失机能,以11区为中心,9,10,12区也在对付搜查官。(原本待在11区的利世干掉了老大和比较有实力的喰种,留下的万丈实力太弱,11区被外来势力青铜入侵接管。)
20区与这几区中间隔着15区。
1区的位置像国/旗的大星星。

暴食狂超越s级,其实也就是ss级的意思了。

组织化的喰种,袭击CCG分部。指的是青铜。

铃屋把警/察的耳骨?耳道?用嘴咬出来。

铃屋不修边幅不守规矩,进了局,到最后都安然无恙,亚门暗想他是否有后台,不理会他的行为,泷泽政道直接说出铃屋不应该在会议室吃东西。
亚门在面对人类自身时,好像没有那么正义。所以,喰种是一个可以让任何人类都瞬间变得正义起来的好对象吗?
想了想后来的泷泽政道(猫头鹰)和亚门(失败品)。

——————
芳村店长和四方莲示一直在出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经常不在店里了来着?记忆里,美食家登门初遇金木的时候,店长就不在。那个时候已经暗潮汹涌了吧,刚好是董香杀死真户吴绪之后不久就开始。两件事情,一件是青铜渐渐浮出水面,11区那边变得不太平,一件是20区“兔子”出现在总部搜查官们眼前。
CCG总部与分部的实力差距很大,总部(位于1区)都是专家。

——————
“人际关系是化学反应,一旦作用,就再也回不去了。”董香动摇了,但是还是会谨慎对待一半天堂一半地狱的可能。
金木其实想到的是自己吧。
(我站在上帝视角才看到英的可靠。但是金木此刻确实没有办法不像董香一样迷茫)

只会说“废物”的鹦鹉……董香……鸟……笼子……

——————
说起来,青铜为什么会搜捕利世。
利世被旧多二福抢了先。青铜获得的只有撞上枪口的金木。

——————
英给金木发简讯,有不好预感。此时的金木被壁虎抓住了。

——————
青铜多多良是明面上的首领,从那里得知,被移植的并不是肾脏,而是赫包吧。
多多良判定金木实力不足,丢给绚都了。
金木和以万丈为首的一波比较温和的喰种计划一起逃离青铜。
他们平时干的工作类似后勤,处理尸体给青铜的成员吃。自己只能吃剩骨头。

壁虎盯上金木,觉得独眼应该会更耐折磨。

——————
丸手斋嘲笑铃屋纤细像没有蛋蛋,铃屋弄坏他的摩托是报复。

二等搜查官泷泽政道没有成功加入11区特别行动班,三等铃屋却加入了。泷泽心想:“我总是第二名。”
原来篠原幸纪这些特等搜查官也多是三十几岁的样子。

——————
是为了让万丈他们逃走,金木舍弃了自己。但是万丈他们还是被壁虎悄悄关起来了。
因为是逃跑的叛徒,瓶兄弟没有将这个事情当一回事。

——————
万丈放不出赫子,是靠锻炼过的肉体战斗,聚集十一区旧部靠的是实力之外的东西,每一次有危险先自我牺牲。金木觉得万丈和自己很像。万丈的部下们喜欢玩万丈实力弱的梗开玩笑。
不过金木在这个阶段其实已经不是很弱了,可以单独面对瓶兄弟中的一个,只是,壁虎比此时的他强得多,比他强得多的也还有很多。前方的强者一眼望不到尽头,金木才会因此感到自己的弱小无力。(所面对的局面完全不是一般情况)

——————007卷——————
第七卷的封面就是白发金木手里捏着壁虎。
说起来当时的多多良为什么会评价金木实力太弱?金木的实力与瓶兄弟之一对比也没有明显差距了。也许指的是金木的心太柔软,风格与青铜不合,没有办法利用。

13区小丑在过去势力庞大。13区壁虎被抓住逼供,壁虎身边的妮可(抖M),妮可与小丑的联系。所以,金木是这个时候进入小丑的视线?还是从系璃要见金木开始?

金木的脑子里,其他人归一拨,董香和英和自己归一拨。

在被折磨的几天(一周)里,金木的已经头发全白了。

父亲的葬礼,捡骨,发生了非常恐怖的事情。捡骨捡的是父亲的骨?可怕的事情,死状太可怕?发生的事情太可怕?亲眼目睹父亲的惨死?会死得这么惨,发生了什么?

回忆里幼年金木被拱上去表演舞台剧,不善于拒绝。

金木被逼迫选择救母亲还是孩子。
妮可也看不下去了,过来劝说壁虎。然后打搅了壁虎的兴趣,给母子一个痛快。

——————
金木打败壁虎(找弱点,以弱胜强),吃掉赫子,让他不能再生,然后离开去找万丈他们。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头发全白,但是,露出笑意,看起来很年轻也很……??乍看眼睛亮亮的,可能是画法缘故,仔细看,几乎没有反光。怎么形容心情,我觉得很开心。

他打断万丈,让他不要在为超出能力的责任痛苦了。将责任全部担到自己身上,说“我会保护大家”。

古董救援小队目标是赶在青铜被攻破之前救出金木。在他们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仍旧在向别馆移动的时候,金木在别馆已经完成了自我的脱出,同伴虽然存在,但最终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并且为了所有人的幸福,还要将自己牺牲,变得越强就越是有能力牺牲,没有能力的人则安守自己的局限就好。这该是多么孤独痛苦的变化和觉悟啊。作者暗藏的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意。(手在颤抖,打下这些话)呜呜呜又想起了动画,更加简洁。不过漫画这里细腻到让人着迷。总之以我的水平完全没有言语能力描述我的心情。

失败了。我完全不想写什么感想了。就想一直一直把故事看下去!


永研故事(第二部分)

永研故事(第一部分)

永研脑洞:想写的故事

龙金穿越到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或许有波折,但总体来讲幸福平静得多的故事。

在故事背景里,金木与英生活在一个吃货与人类和平共处的世界里。吃货有替代的人造食物可吃。
由于和睦的缘故,加上舆论推动成功,相互通婚的频率很高,半喰和半人类都比较多。
半人类都会做体质测试,如果确定适合做手术,就可以开始等待吃货捐献的rc细胞,通过手术成为半喰,免于早逝;少数会在体质测试中确定不适合做手术,作为半人类生活下去;极少数会在手术过程中才发生排异,存活概率对半。
为金木做手术的医生本人就是与吃货结婚的人类,有个半人类的儿子。
金木的父亲是不适合做手术的半人类,母亲是性情温柔的吃货,金木是他们在接近三十岁才生下来的半人类。
比起人类与吃货,半人类/半喰与吃货结婚的生育可能性已经高出不少。
金木五岁左右父亲去世,七岁左右母亲被仇恨吃货和TSC(东/京/保/安/委/员/会)的恐/怖/组/织谋害,若干年后该组织落网。
母亲这边没有其他亲戚,父亲那边有好心的同事是人类与吃货组成的家庭,没有孩子,收养了金木,没有把母亲死亡的真相告诉金木,不希望仇恨扭曲他的未来。
永近英良是纯人类小孩,家境一般,父母不太管,转学到金木身边,和他从小就是朋友,一直到大。
少年金木做手术中途排异,心电图平了的时候,龙金穿越过来。

英主动告白,金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和英在一起了。(总之不论什么情况下金木都是个感情上彻头彻尾的被动草食系,英不主动就没有办法了。)

近期温习吃货漫画陆续加入感想在此处

英出现的篇幅实在太少太少,没有脸加他的tag了。
以金木为主的感想,目前看到了吃货第三卷。

——————001卷——————

金木喜欢汉堡肉,不过永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因为漫画里有个细节就是永近在big girl点老样子两个巨无霸汉堡排,然后又改口给自己点鸡蛋了。一般情况一起点一样的应该有种“好朋友的话要一起做某某”的这种意思在里面。
本来看书这种事情应该也是在一起的,不过永近很明显是尝试过所以明白自己根本看不进去。啊说起来他还真的挺宠金木的。就不太看到有金木向他妥协的情节。

金木并不是不重视和英的感情,也并不是因为不向英妥协就代表不喜欢英。只是他性格非常非常容易把自己闷死,表现出来的样子好像是英一直一头热。
刚开始,金木的味觉发生改变,还没有办法死心,结果在和英去big girl吃肉排的时候直接吐出来。电视节目里的专家列举了喰种的特征,他把自己的情况和列举的情况一一对应,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了。
英在金木闷头期间给他打电话,他不接,这种情况其实可以理解,他正处在身心剧烈变化的状态里,觉得没有办法若无其事地面对英。就是因为母亲的教育“温柔的人宁愿被伤害也不伤害别人”,英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才没有办法把现在的困难轻易麻烦到英的身上,英能怎么帮他呢?据金木所知他是必须吃人肉的,怎么能给英说?难道希望英给他肉吃?所以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后面他求助到了董香那里,董香是他所知的喰种里唯一有可能帮忙的,出场时打伤想干掉他的西尾锦。(漫画里有个不一样的地方,金木疯狂尝试家里的食材时发现咖啡粉可以吃,去买咖啡回家的路上被肉味吸引碰上西尾锦,漫画金木在这里其实是找到了缓解饥饿的办法的,动画里把这一次和第一次出门去高槻泉签售会的情节合并了,删掉发现咖啡粉可以吃的情节,造成了动画里求助古董是被饥饿逼迫的感觉,而漫画里更有可能是因为西尾锦的威胁)金木会求助董香,可能是觉得,董香的生活和普通人看不出区别,也许有什么办法解决他的问题。当然结果还是那样,大家都是装的,该吃肉还是不能停。

在学校里再次遇到西尾锦的时候,当时的西尾锦对金木不怀好意,而且金木也猜西尾锦可能会伤害英,所以他就算明知道不能匹敌,也要跟着英一起去西尾锦家里取资料,想为英做点什么。英也能感觉到西尾锦的不对劲啊,和金木说到西尾锦的时候就说西尾锦一看起来就毒舌不好相处,自己像是得罪了这个前辈。西尾锦那里侧面评价了英的敏锐,英能察觉到的也许比给金木说的还要多,西尾锦买稠鱼烧其实是吃给英看的,金木对西尾锦来说就是喰种完全没有伪装的必要,所以西尾锦很可能是为了从这一方面打消英的疑虑,好顺利把他们骗进没有人的死胡同。这两个人有时候感觉真的是互相隐瞒互相保护,完全不是谁一头热呜呜呜。

漫画里英醒来的时候,店长也在向英隐瞒真实情况。
当初会向原本是人类的金木伸出援手,店长是说过一句“他(金木)更偏向这边(喰种)”,指的可能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他的身体面临的困境与喰种没有区别,不可能报侥幸心理向人类那边求助;另一个是他的心理面临的困境,和喰种有些相似,和普通人一直是有隔阂的,至于英完全是特例。当初金木和英一起画喰种形象的时候,英就说如果身边的人是喰种,最有可能是金木,当时的金木根本还没有接受过改造。

我是不太赞同店长能从金木身上看到芳村艾特的影子这种说法啦。两个人面对的困境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芳村艾特并不为自己的身份而羞耻,真正无法接受的是母亲的死亡,这里面可能有一些无法描述的内容……比如真的是店长在饥饿之中吃了艾特的母亲,或者本来没有吃完,流血流着流着也完了之类。不过店长能看到的总之是比当时的金木更多的,谁也没有错,世界规则如此,所以才开古董庇护20区的喰种。
顺便一提利世被钢筋砸了之后,20区一个四十多岁的健身房工作人员从店长手中接手了能在20区狩猎的地盘。
很有仪式感地做足准备并按自己的标准挑选对象后去狩猎,说“就算做了这么多次心里还是会有些紧张”。
狩猎成功之后正在吃饭,先遇到了(被香味吸引来的)莫名其妙的不认识的喰种(饥饿的金木),向金木凶道“快走开别打搅我,搞得我没有办法专心了!”
接着就被(不经古董允许擅自接管地盘的)西尾锦杀了。这个本分的喰种可以说很倒霉了。
董香会在这里出现应该是替古董监督接管地盘的喰种?董香需要干的事情确实,真的好多。平时要上课,还要在咖啡屋打工,还要和四方去“调度食材”,还要监督接管地盘的喰种是否本分。其他人都干啥去了??雏实还小不做要求,古间圆儿和入见佳耶在这些事情上好像透明人一样,办公室政治前辈端架子??(不是)古董应该只属于松散联盟吧,所以古间圆儿入见佳耶虽然也是在古董店里,但属于带着势力来投奔的,和家庭离散孤身来古董的董香确实有区别,和雏实的境况更相似……也许店长真正能调动起来的也就是认真负责的董香了……入见小姐不确定,古间圆儿十有八九会在不那么紧要的地方溜号叭(不是)。

———————002卷———————
接触到的喰种都反复告诉金木,绝对不可以让人类发觉,否则后果就会很糟糕。董香更是因为自己过去吃过大亏,用“杀死英”威胁金木,掐灭他有可能向英坦白的苗头。明白了这种事情的严重性,金木才算彻底死了和英像过去那样的念头。
有一个地方可以证明金木对英的重视。他练习吃三明治,想着能和英重新坐在一起吃汉堡肉的场面。对他来说,如果做不到的话,他就没有办法和英像过去那样了。

其实目前看来看去发现……金木的家庭到后期虽然有部分解密,但还是迷雾重重,有很多猜测他父亲是ccg搜查官的,也有同人设定他父亲是半人类的。可是,英的家庭成分,完全不明白啊!也不知道原本金木未来想做什么,原本英未来想做什么。一个不关注未来理想的角色开局,果然会让人产生悲剧预感。

——————
哈哈哈董香和金木做面具和锻炼的两次约好都会迟到,为什么啊,在暗中观察或者都是悄悄警戒完周边才敢现身吗?虽然不可能时时强调但感觉董香确实是非常重视古董安危的人,刚走进喰种世界的金木应该还完全没有养成这个意识。
金木犹犹豫豫提起迟到的事情但是董香完全不理会他就一副吃瘪的样子呜呜呜好可爱。
黑头发眼罩金木果然像呗说的很容易惹人怜爱。

——————
金木的改变过程里心理变化还真的蛮细腻的。
笛口凉子夫人在他眼前死去,雏实被白鸽追踪,董香复仇受伤,金木明白自己根本无法看着熟识的人在自己眼前受伤死亡,这里,他想的应该是,说不定下一个死的就是雏实或者董香。店长又为了整个20区的稳定不作为。他主动要求锻炼赫子,还是想做点什么吧,从这里开始才感觉真的走到和喰种靠近的路上去了,开始学习面对白鸽。

——————
古董地下有一大片空间,董香说这里是原来的东京吃货挖出来避人耳目的地道,让金木在这里不要乱走会迷路。我原来真的不知道。第一遍肯定是没有仔细看,古董地下还有喰种地下世界的入口哇。这样的话只要提前知道危险也可以尽快躲进地道里转移。
董香负责了金木使出赫子的训练,又给金木安排了大量训练好让他不用白斩鸡身材去面对白鸽噫可爱的金木。
我总觉得动画里是四方莲示主要在训练金木对敌,不过真人电影里从头到尾训练金木的都是董香。

——————
漫画里诗主动来古董送面具,戴个墨镜,想看看金木带上面具效果怎么样。
面具是这个样子

——————

小四格好逗,知道了西尾锦为什么叫屎锦。
小四格亚门钢太郎超细致描述甜食,看起来喜欢吃甜食。
面具恶搞成如来佛形象,作者大概也是在对金木的佛系性格开玩笑。
不过四格声明与本篇大概无关。那就看一看笑一笑吧。

——————003卷——————
对付白鸽的时候借了高中制服还抓乱头发。金木因为自己都上大学了,穿高中制服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呜呜呜可爱摸摸头。
然后去了CCG20区分部???说起来,真户和亚门都是总部的。20区喰种很安定,感觉分部也一副悠闲没警惕心的样子,居然可以让喰种进到里面去。
进到里面假装举报的时候提到了美食家。嗯嗯是个伏笔。在这里面偶尔还能听到情报。
因为有rc检测门的缘故,最多只能待在公众流动的大厅不能继续深入。这样说的话,感觉20区CCG的对喰种手段并没有什么扩张性,有案才办的政策与和平时期的公安比较类似。

“如果rc检测门的技术进步,普及到社会的话,不过就是再回到地下罢了。”
目前是rc检测门技术限制不能普及,再者也正处于比较安定的时期吧。过去应该有一段紧张到喰种只能在地下生存的时期。那伽拉桀时期?后来金木组织黑山羊,目标是“超和平”不过手段比较激进的旧多二福上/台的时候喰种也是被逼到只能待在地下的程度。

董香的目的是提供假情报扰乱视线。
金木在这里假名是金本。
金木问了一下搜查官怎么对付喰种,工作人员说碍于规定不可以说,提到了来的两个本部的搜查官。虽然说古董那里的情报知道是本部追踪过来的搜查官,不过这个工作人员好像嘴巴不太严实的样子。
“不用难过,他们会危害到我们,所以被驱逐是理所当然的。”雏实那么小的孩子也会以这种态度对待,这个工作人员的说辞其实已经可以代表大部分人的看法了。
董香和绚都年幼的时候,就是被有这样想法的邻居举报的。
金木应该也能想到这种对待异类的态度的异常。毕竟,他接触到喰种世界之后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喰种都是人们想象中残暴非人的样子。也许食物是人类这种事情本身,对人类社会来说就足够有威胁了,会被异化驱逐。
被异化的人就算原本心理正常,也会在人们安排给他们的位置中逐渐连心理也真的异化。然后反过来证实了大部分人们一开始的看法。
无解。

——————
金木是可以通过rc检测门的。因为他的内脏来源于利世,利世属于和修家。和修与v组织的喰种都可以通过rc检测门,这一点在后期从芳村艾特口中得知。
所以并不是因为独眼就不会被检测到。

——————
草场被董香杀死,亚门说“这个世界是错误的,我们有必要将它导正。”亚门站在纯粹人类的立场上,觉得自己是绝对的正义,挖坟也可以,追踪杀死雏实这样的小孩子也可以,因为喰种的异类程度对他们而言已经脱离了人类社会,和野兽无异?所以没有必要以对待人类的方式对待对方?不过他自己是喰种养大的,应该不是对喰种完全不了解的人。
亚门的看法也可以代表一部分普通人。与实际有偏差的看法。放大了喰种非人的部分。或者是恐怖谷效应?因为过于靠近人类,反而更加放大与人类不一样的地方?

——————
雏实从报纸上发现草场死亡的消息,认出对方,想到董香说的“包在我身上”,从古董跑了。雏实的性格比董香要更温和吧,像雏实的妈妈那样,本来完全没有狩猎能力的。所谓没有狩猎能力的原因应该并不是身体虚弱,而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杀人。
顺便说,从真户吴绪评价“还有点意思”看,雏实的爸爸实力其实还算不错,董香是s级,因为生活在人类社会吃古董提供的死肉而实力下降,董香和真户吴绪一对上就知道没办法力敌,逃跑了。雏实的爸爸为了保护雏实和妈妈没有办法逃跑,猜测雏实的爸爸可能也会有s级或者接近ss级的实力。因为原本有雏实的爸爸庇护,雏实的妈妈和雏实才有机会保持这样温和的性格。
动画里的实力对比就不多做考虑,和漫画的矛盾太大。

——————
绚都穿的衣服背后有一对小翅膀噫不错不错。

——————
董香保护雏实,是同情雏实和自己类似的遭遇,能够感同身受吧。表面看不出来,其实属于长姐性格的女孩,虽然绚都不肯同意她融入人类社会的观点,不过董香还是散发着长姐味道,年龄上比金木小,性格上却完完全全符合呗说的“年长类型”,金木很容易吸引年长类型的女性……确实啊,责任感太重,和初入喰种世界的金木接触得最多的就是她,说不定会有一种教训一个学步稚儿放不下心的感觉。金木因为童年的原因也会有一定的恋/母/情/结更喜欢看起来有年长气质的女性。
啊虽然很不甘心不过这应该就是透没有办法赢过董香的原因。从一开始就输了……
啊虽然很不甘心不过英在这方面完全吃亏。
这样的话,金木和董香走在一起就是两个残缺的人互相投射自我满足。

那么英和金木,再想想再看看,先不说。

——————
亚门没有办法理解董香为什么要杀掉草场。金木站的角度不一样,意识到了只有自己才能把双方沟通的通道打开。
后期的不杀策略是对现在还只是雏形的想法的执行吧。无论杀的理由如何,都会徒增怨恨。宁愿伤害自己,看着大家幸福自己也就会幸福,有这样的理念,才做得出自己虚弱得快死去了也不愿意吃的事情。

——————
金木在战斗中其实属于冷静派……不愧是看书超多的人。会想办法分析对敌策略,猜测亚门钢太郎受不了挑衅,激怒他让他的动作更直接简单,好减少双方实力差距,为了这一战去吃亚门的肉好使用赫子。金木是很会随机应变的。倔强的情感风格与灵活的战斗思路,矛盾又奇妙。啊!

——————
YOooooooo
YOoooooooooo
“人家”(特意小字标明)
YOoooooooo
YOooooooooooo
金木失去理智的时候,真的,真的,这种,这种自称,我语无伦次,我,维他命上班,我,想起了某辆车,我想起动画里对这个画面的再现,后面还会有吗我已经迫不及待!希望变成金木的口癖就像后来扳手指一样呜呜呜呜!

——————
四方莲示说他明白了店长为什么很关注金木了,他觉得是因为金木有很强的潜力。不过这毕竟还是四方莲示以为的店长的看法。店长的看法究竟如何我还没有办法猜透,之前猜测的身心更靠近喰种的看法也只是我的看法。

因为对战亚门与真户吴绪,20区不再安定。就这样,再怎么努力也无可挽回地事态恶化中。

此时的金木觉得,错的不是喰种,也不是人类的话,那就是这个世界错了。
这种想法,有种脱出故事本身,次元壁破裂的感觉。很微妙。

——————
赫子有分泌液。追捕苹果头的时候提到了这个。原来并不是用唾液来分辨。也是啊。喰种的捕食器官是赫子,所以,是用赫子撕裂肉体,送到嘴里的只会是能够啃干净的肉,所以不太会留下唾液。否则就可以看到搜查官们对嫌疑人提取唾液进行检查这种情节了。

——————004卷——————











不归:

已经该锁锁该删删了。为了保命,见谅。

羽竹yc:

可怕。。。。。

手癌而已:

突然害怕

羽海野的花:

望周知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可恶。突然脑补起暗恋膝丸的审神者发现髭膝是一对,格外酸涩地望着可疑的蛛丝马迹,陷入脑海中反复出现的髭膝啪画面。
感觉开车难度有点高。怎样才能开得又快又猛又让人爽呢。需要一点层次感。
描述开车情节时,从审的角度来描述,所以带着审主观的感情色彩,髭切会显得下/流,膝丸的形象应该反而是单薄的,因为审不忍心去细想;但是反复出现的情节不停地提醒审要直面现实,于是膝丸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在审的主观情感里当然是十分完美且性/感,但是膝丸喜欢的却是他哥,这时候髭切的形象在审的脑海中反而单薄起来了。
审的脑补车重复并细节改变个五六回。
最后补一刀,审无意中目睹髭膝亲昵在一起并啪的具体情况。目睹的情况是客观现实,所以写得非常甜蜜,角色也要有一点小瑕疵,与审脑海中的画面形成对比。
嗨呀这个脑洞有点变态,难度有点高。

码有用的东西

swisse睡眠片?码上

刀剑失窃系列脑洞(药研、小龙景光、三日月)

今天下雨没伞,一时不能出门。脑洞一下ww待扩写。
也可能就不扩写了。
那个现paro刀剑集体失窃的系列,主角不算审神者吧。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后面本来还想多写几把刀。由于是同人创作,很多现实中烧失、沉海的刀剑会设定为依旧存在,并且私人收藏。

1.饱受家暴的单亲家庭小女孩与药研。药研身为刀剑付丧神,通过砍杀护主是他的天职。但是,施暴者作为小女孩的父亲,他的刀剑便不能轻易挥下,因为失去父亲的小女孩会活不下去。药研只能在父亲不在的时候现身,陪小女孩一起玩。小女孩变成了少女的时候,寻找失窃刀剑的人终于找上门。药研的主人是一个十分低调的收藏家,刀剑失窃的事情也没有外传,所以市面上也就根本没有短刀失窃的消息。
药研担心她,但身为刀剑身不由己,只能祝小女孩坚强地好好活,回到了苦苦寻找自己许久的前主身边。小女孩毕竟已经成为了少女,虽然十分失落,还是从失去药研的打击中渐渐恢复,并且想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以后把药研买回来。

2.被家人催相亲的大学讲师与小龙景光。讲师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性,人生一眼可以望到尽头,除了性格内向生活单调以至于快到三十岁开始相亲以外没有别的遗憾。小龙景光则是一个浪子。大学讲师喜欢小龙景光,他喜欢四处走,她就每一放假与他一起出发旅游。一开始去得不太远,到了第二年,出国去小龙的故国,发现刀剑失窃的事情。她很感谢小龙给她的生活注入了活力,觉得旅行很好,以后她有时间会继续四处走。与小龙道别之后送他回到前主身边。他们成为了偶尔会互相通信的朋友。

3.女售票员与三日月宗近。售票员是个四十岁左右、身材粗壮的已婚妇女,每天照着排班表上班,来回奔波,脾气很直很凶,曾经有痴汉在车上对女孩动手动脚,售票员在女孩尖叫起来的时候,上去一把掀开痴汉,痴汉觉得她是女的不用怕,想和她动手,被她连推带骂又号召大伙拍照报警,几下就没了脾气,车到站就溜下车跑了。装有三日月宗近的包裹在女售票员即将下班时从车后座发现。没有人丢东西,她只能把包裹搬上,想要放到失物保存的地方。不想三日月当场现身,神经很大条地自我介绍,然后说她手中的包裹是自己的本体。售票员吓了一大跳,看他的出现方式很邪门,觉得自己碰到鬼了,吓得丢下包裹就跑。三日月在她跑掉之后很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hhhh)。
之后,三日月跟到售票员家里,说自己没地方住。售票员十几岁的儿子对三日月十分警惕,但是售票员不敢拒绝,害怕“鬼”蛮不讲理找她事,私下给儿子和丈夫说了来由,就把三日月供起来,希望他什么时候满意了自行离去。三日月就天天跟着售票员上班下班,穿着内番僧衣和老年毛衣,一般坐在售票员的位置上。来来往往的乘客都对这个笑眯眯的青年很好奇,愿意和他聊天,三日月就与这些各年龄段的人在乘车的短短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里聊一聊天。这些售票公交车在新城市与老区之间来往,乘客多是上下班的年轻人与中年打工者,最后与三日月聊天这件事竟然成为特色。
因为出名快,被找上来的速度也快。售票员欢送三日月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嘀咕,觉得三日月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可能误会他了,但是也没有机会再解释。售票员的儿子已经在这期间喜欢上三日月,因为三日月走了还大发脾气。

陆奥守,二姐,清光的极化出来,觉得他们好帅啊。歌仙的极化什么时候出?

——————
出了出了